护目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目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驴友在巴基斯坦疑遭塔利班绑架已失联一年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1:36:21 阅读: 来源:护目镜厂家

中国驴友在巴基斯坦疑遭塔利班绑架 已失联一年

原标题:中国驴友巴基斯坦疑遭绑架

视频中疑遭塔利班绑架的中国人质

巴基斯坦一个塔利班分支组织24日公布一段视频,其中人质疑似一年前在巴基斯坦西北部遭绑架的一名中国游客。视频中,这名人质请求解救他。这段视频由塔利班一个分支组织提供给美联社。美联社当天公布视频时说,视频真实性有待核实,其中人质与去年5月在巴基斯坦失踪的一名中国游客长相相似。

2014年5月19日,一名中国游客在巴基斯坦开伯尔-普什图省的德拉伊斯梅尔汗地区德拉本镇被绑架。警方在事发地区发现了他的护照、自行车和其他个人物品。据了解,这名中国游客遭绑架时正独自骑车旅行。他去年4月从印度进入巴基斯坦,打算骑车从巴东部的拉合尔前往西南部的奎达。

新华社驻伊斯兰堡分社首席记者张琪说,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目前正在与巴有关方面密切联系,核实情况,开展工作。

美联社说,提供这段录像的武装组织名叫“哈迪德军”,意译为“钢铁军”,据信隶属于巴基斯坦塔利班。“钢铁军”并不是去年直接绑架这名人质的组织。去年5月,最先宣称绑架这名人质的组织叫做“谢赫里亚尔·马哈苏德”,这一组织也自称是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分支。当时,该组织指挥官阿卜杜拉·巴哈尔直接向媒体承认了绑架事实,但巴哈尔后来在一次疑似美军无人机空袭中丧生。

现阶段,不清楚“钢铁军”和“谢赫里亚尔·马哈苏德”组织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媒体分析,这可能是两个相互合作的组织,也可能是同一个组织使用不同名称以躲避安全部队的追查。

不过,曾常驻伊斯兰堡和喀布尔的新华社记者张宁介绍,在巴基斯坦塔利班等武装组织中,不同派别或分支间转移人质的情况十分常见,当一个组织发现无法从手中人质获得它诉求的政治利益或经济利益时,通常会把人质“转交”或“转卖”给它认为更有能力和影响力的组织去交涉和谈判。

张宁在驻外期间曾参与多次解救外国人质的报道。在他看来,大多数解救人质的过程都是通过谈判的方式,寻找中间人,例如西北边境地区的部族长老等。文/新华社记者 郜婕

10个月 骑行者洪旭东的西行轨迹

西藏:耗时3个月骑行到西藏

洪旭东的个人空间显示,2013年7月30日他从西安出发,开始了在中国西部持续100多天的旅行,到达了40多个地方。洪旭东从西安骑车出发,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抵达兰州。此后,他环游了青海湖,翻越了祁连山,在敦煌莫高窟留下足迹,还在拉萨享受了半个月的慢生活,此后又继续开始旅程。

在骑行期间,他一边发图整理他走过的每一个有意义的景点,上传的照片中有著名地理位置的界碑,一边给全国各地的小伙伴邮寄明信片。洪旭东的每一篇旅游日志下面都有很多朋友评论,艳羡他的“致青春”之旅。其中,他在湖北工业大学的学妹邹女士留言索要一张西藏的明信片,并得到回应。邹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她在上大学报到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洪旭东,但之后生活并没有太多交集,“祝福他平安”。

尼泊尔:青春还长,慢慢走

2014年1月5日,洪旭东从中尼交界的樟木镇出发进入尼泊尔,入关后30公里的路况惨不忍睹,有多处塌方的痕迹。第二天,他到达了加德满都。“尼泊尔很小,短短六天就能横穿。但因为印度签证问题,中途耽搁两个多月。”他在自己的个人空间中写道。

在尼泊尔,洪旭东碰上了当地的洒红节,一出门被涂了大花脸;也和当地的青年人一起聊音乐、舞蹈,完全忘记自己是个来访者。同时他也多次陷入窘境,在当地不卫生的小餐馆遭遇了一次食物中毒,躺了两天才好;他对那里过分辛辣的食物很不习惯,“当你觉得太辣,想喝一口汤的时候,你会发现连汤都是辣的。”

3月19日,洪旭东来到佛祖的诞生地——蓝毗尼,“前来朝圣的人也不少,很安静,适合发呆。相比于拉萨,个人更喜欢这,不知道麦加、耶路撒冷咋样。”但是,他最终并没有到达麦加和耶路撒冷。

有朋友羡慕地说:“你真嗨,青春还木有重走完?”他回复道:“青春还长呢,慢慢走。”

印度:一片神奇的土地

3月22日,洪旭东从尼泊尔蓝毗尼出发,骑行130千米到达印度的戈勒克布尔(Gorakhpur),到4月6日到达新德里,游览了泰姬陵和胡马雍陵等著名景点,偶遇了拍电视剧的“女猪脚”,“发现美女稀缺得跟西藏的虫草一样”,还给朋友们寄出了明信片。

一路上,洪旭东对印度的风土人情有了充分的体验,他用“一片神奇的土地,来了一定会大开眼界的”来概括对这个国家的印象。他在空间里说:“印度没多少人遵守交通规则的,而且很多车都是没后视镜的啊!!时不时有车从你身旁半米呼啸而过,一定要靠内走。”

印度的饮食让他感到“坑爹”,全是咖喱和孜然,甚至还有孜然味的酸奶,一开始他吃一次闹一次肚子,后来他开始买来西红柿、黄瓜、面包自己做三明治,开了鱼罐头,“觉得好吃得想哭”。他在个人空间里列出了一些食物的价格,供对印度旅行有兴趣的人参考。

巴基斯坦:住在沙发客家中

4月17日,洪旭东发布微博称,现在已经到达巴基斯坦的拉合尔,住在一个沙发客的家中,吃了一顿一个多月来最和胃口的午餐。 巴基斯坦的生活让他感到十分惬意,“时不时地就能喝到一杯带着浓浓马萨拉和孜然的酸奶,让我想起这才是生活的味道”。他在个人空间中告诉朋友们已经到巴基斯坦了,大家不用担心,“最近感觉超幸福,飘飘然啊。”

然而,这样的幸福似乎没有持续很久,4月27日,他发了一条状态,说等签证的日子真很无聊,竟然玩了两天游戏,并配了一张“2048”游戏的截图。这是他的个人空间中最后一条状态,此后洪旭东的空间再也没有了更新。

失踪:朋友发信息寻人

5月22日,有人开始在洪旭东的空间里留言,称洪旭东于19日在巴基斯坦中部地区被塔利班绑架,“原来就发生在身边,2月我和他一起在北京签证一起嗨皮,很好的一个男孩,请朋友们帮忙转发,知道一切营救线索请联系我”。在贴吧里面,也有类似的信息出现。

这几位发布寻人信息的朋友开始转发当时媒体的一些报道,报道称一中国游客在巴基斯坦遭绑架,塔利班宣布对此事负责,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确认,失踪游客护照上的姓名拼写为“Hong Xudong”,护照签发地为湖北,4月经由印度进入巴基斯坦,当时计划从巴东部城市拉合尔前往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在途经开伯尔—普什图省时遭到绑架。而拉合尔,正是去年4月洪旭东离开印度后到达巴基斯坦的地方,也是他在个人空间上留下的最后地标。文/本报记者 刘珜 赵静姝

人质疑为中国小伙洪旭东

骑行至巴勒斯坦后失联

昨日,外国网友Bashir Ahmad Gwakh发布消息称,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组织公布一段视频,视频内一青年男子被劫持,人质的名字为“Hong Xudong”,可能为中国公民。照片中是一名垂着眼睛的黄皮肤黑发男子,他的头发中长,脸庞瘦削。这张照片经外国网友上传至推特后,被国内的网站广泛转发。

据了解,视频中人质与去年5月在巴基斯坦失踪的一名中国游客长相相似。2014年5月22日,楚天都市报综合媒体报道称,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确认,失踪游客护照上的姓名拼写为“Hong Xudong”,护照签发地为湖北,但上面并无具体住址,也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北青报记者通过洪旭东的网络空间发现,他确于去年4月17日左右离开印度到达了巴基斯坦的拉合尔,这里也是他空间中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4月27日后,洪旭东的网络空间停止了更新。

骑友论坛发布求救信息

使馆称正在与巴方联系

去年5月22日,一位自称洪旭东朋友的人在骑行吧发布求助消息称,洪旭东4月底由印度进入巴基斯坦境内,5月19日在巴西北部德拉伊斯梅尔汗地区失踪。这名网友自称是洪旭东护照上的紧急联系人,5月11日是他们最后联系的时间。帖子内这位网友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称愿意为言论的真实性负责,但截至记者发稿都没人接听。记者发现,这名网友描述的消息和官方通报的消息高度一致。

洪旭东自称IT民工

辞职骑行西藏

5月25日,北青报记者根据洪旭东的网络空间梳理了他的基本信息。他1988年出生在湖北荆门,毕业于湖北工业大学,毕业后北上北京工作。在他的QQ签名中,自称IT民工。

在他的日志下面,有多名网友留言称认识洪旭东,但已经与他失去联系许久。25日,北青报记者与洪旭东的大学同学取得了联系,这位同学表示,网上流传的人质照片看起来确实是洪旭东,“你们快帮帮忙,他都已经失联一年了”。这位同学告诉北青报记者,洪旭东是湖北荆门人,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工作,之后辞职开始骑行。他说,两人偶尔在网络空间联系,去年5月,他通过新闻得知了洪旭东疑似被绑架的消息,“新闻上说发现了他的护照。”图示/王慧

昆明铲车扫路机

北京獾子

湖北导烟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