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目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目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焦化企业密布山西浊漳河村民称河水浇地会烂根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9:23 阅读: 来源:护目镜厂家

焦化企业密布山西浊漳河 村民称河水浇地会烂根

山西天脊集团苯胺泄漏事故,让远在百公里外的河北邯郸除了监测到苯胺,还发现有大量的挥发酚超标。在苯胺的浓度下降时,挥发酚超标却迟迟难以改善,其来源成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浊漳河的上游存在大量的煤焦化企业,而浊漳河的水也已因此变黑。有专家表示,挥发酚一般来自焦化企业。目前河北省有关部门正在漳河沿线进行全面排查。  浊漳河流域污染  苯胺泄漏事故发生后的5日晚,长治市政府称对浊漳河流域112户化工企业进行停产整顿,排查隐患。1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沿着浊漳河三大支流之一的“南线”向北,发现该河流与S102省道相邻。一路过来,沿途是各种化工企业和煤焦化企业,远远地就能看到冒着白色浓烟的烟囱,公路边、房子上、草丛里到处是一层层厚厚的煤灰。每当一辆辆卡车驶过,不时扬起灰尘。  山西金通焦化集团位于长治市西白兔乡,有一座煤化工聚集产业园,园区内相当多的企业都是沿浊漳河布局,离浊漳河只有几公里。  越向北走,沿途的化工企业和焦化企业越多,空气也变得更加污浊,沿途可看到潞安环能(21.78,1.00,4.81%)、三合兴化工等企业。到了店上镇,整个镇都像是被高耸的烟囱包围。镇上村民告诉记者,镇上有十多家煤焦化工厂,其中包括山西潞宝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潞宝集团是一家以煤焦化工为主导,横跨能源、电力等领域的大型中外合资企业,年洗精煤180万吨,年产冶金焦500多万吨,焦油化工产品60万吨,形成了煤焦化电生态工业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潞宝集团内林立的大烟囱浓烟滚滚。而浊漳河在这个巨型企业面前,就像是一条涓涓细流。河岸和水里到处是厚厚的煤灰,乌黑的水面上泛着几颗泡沫,与水岸边的积雪形成鲜明对比。  在店上镇,经过一座小桥后步行几百米,便到了洪领村,这里距离潞宝集团已有几公里,但还是能清晰地看到远处升腾的烟雾团,田里也落着一层灰。村民们说,这些灰都是附近大型煤化工企业带来的,而比灰尘更让他们苦恼的是水污染,“这些水已经不能浇庄稼”。  村民称河水浇菜会烂根  过了店上镇,浊漳河的河面渐宽,但是水却更污浊。五阳煤矿就座落于浊漳河边的山坡上,这家企业已归山西潞安集团,此前曾因“粉尘污染”而被曝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这家企业高耸的排污烟囱达十几个,排放的烟雾粉尘笼罩着附近的村庄。浊漳河岸边的西王桥村村民每天就这样与烟尘相伴,这个有600多村民的村庄里,一些年轻人因不堪忍受污染到外打工,村里剩下的多是老人。  70岁的村民钟彩娟告诉记者,这些工厂流了很多污水,水变色都有十多年了,以前还可以在河里洗衣服,现在水不能用,牲畜不能喝,庄稼地也不能浇。“村民用水浇菜,连菜根都烂了,现在再也没有人用水浇地了,都不敢浇。”钟彩娟说,因为河水污染,村里只能打机井,打到地下五六十米,发现水质也不对,现在连机井的水也荒废着,村民喝的都是自来水。  与水质和空气同步变化的还有村民的身体。多名村民告诉记者,现在村里的癌症患者越来越多。60岁的董庆生说,去年过年到现在,总共死了十多个村民,都是四十来岁的,这一个月就死了两个。“有肺癌、肝癌,还有子宫癌,各种病说不清,有的人花了十多万都没把病治好。”  浊漳河的南支流和西支流在襄垣县甘村交汇后继续向东。在襄垣县几里外的北底乡,记者看到,这里的水质已经变清,水面上还有水鸟。村民杨原刚告诉记者,村民用这些水可以浇地,但是人畜仍然不能喝。  从北底乡到天脊化工的排污口辛安村,这之间又经过北线浊漳河的汇集,河水中有大量的鹅卵石,这对水质有一定的澄清作用。  地方部门称监管力不从心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苯胺泄漏事故,下游城市或许不会对水质作出如此细致的检测。漳河山西、河北交界处的河道除监测出苯胺超标外,挥发酚也大量超标。  酚类为高毒物质,人体摄入一定量会出现急性中毒症状,长期饮用被酚污染的水可引起头痛、贫血及各种神经系统症状。当水中含酚大于5毫克/升时,鱼会中毒死亡。含酚浓度高的废水不宜用于农田灌溉,否则会使农作物枯死或减产。  邯郸市环保局总工程师侯日升8日表示,根据最新监测结果,漳河岳城水库上游3个取样点发现水质异常,其中苯胺超过国家标准5倍,挥发酚超标6~12倍。此前,邯郸市环保局5日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从山西流入的浊漳河在邯郸入境处挥发酚浓度为0.644毫克/升,超过国家地表水三类标准127.8倍。  由于天脊集团苯胺泄漏事故已在处理,水中苯胺的监测数据下降,但是挥发酚浓度却迟迟不降,这使得挥发酚的来源成谜,有专家怀疑还有其他污染源。  环保部特派专家、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张晓健认为,虽然可以确定天脊化工是一个污染源,但不能确定它是不是唯一的一个。“因为上游有很多焦化企业。一般焦化企业容易排出挥发酚,现在正在对上游企业进行排查。”  《每日经济新闻》调查的浊漳河沿途焦化企业是否是挥发酚的来源?昨天,记者到长治环保局就此进行采访,但工作人员称“领导都不在,下去救援指挥了”。在潞城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则称:“小规模的焦化企业早就淘汰了,规模以上的焦化企业都是省控国控企业。我们只能管本地的民营企业,省控国控我们都管不了。”

ap和ib课程的区别

英国alevel

ib 补习

alevel心理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