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目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目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校园恐怖怪谈之诡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28:45 阅读: 来源:护目镜厂家

引子

子夜。

月光像雾一般朦胧地笼罩着叶晓欣,一丝丝清冷的秋凉从衣袂的缝隙中钻进睡衣,就像有一只冰冷的手正在她的脊背上,一点一点往上爬。

叶晓欣茫然地望着周围,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每一栋建筑、每一棵树木都如她的记忆中那样准确无误地矗立在那里。

可是不知为什么,此刻她眼中的这些却又总是显得那么陌生。

我为什么会到学校来?叶晓欣在脑子里问着自己。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家里走出来的。所有记忆都混混沌沌,似乎有一种神秘而诡异的力量正在驱使着她,不断左右她的身体和思维。

叶晓欣的面前是一小片花坛,现在是夏天,花坛里的植物长得非常茂盛。那些小东西们,在大楼的阴影中被夜风吹得一颤一颤,好像正在向她点头。

叶晓欣一点点向着花坛走过去。

那股力量又来了,她在心里呼喊起来!

叶晓欣根本不想靠近那片阴影中的一切,可是身体和脚步却完全不受控制。

她开始觉得恐惧,身体每移动一点,她的恐惧就会增加一点,叶晓欣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无法呼吸了!

终于,她的脚步在花坛的金属矮栏前停了下来。

午夜的空气仿佛在惨白的月光中凝固了,她也被凝固在其中,全身都僵硬得无法动弹,目光丝毫不由自主地望向花坛中的泥土地。

忽然,她眼前的泥土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那深黑色的泥土竟仿佛开始流淌起来,就像河水一样起着微微的波澜。

一瞬间,就连眼前的黑暗似乎也变得迷蒙了,阴冥之中仿佛开启了一道地狱的门。

紧接着,一条灰黑色干枯纤细的胳膊,从流淌的泥土中伸出来,映着淡淡迷离的月光,伸向了叶晓欣!

叶晓欣从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子夜了。

她急促地喘着气,就像一个将要窒息的人,房间里的空调不停发出“嗡嗡”的声音,身上的汗水很快就风干了。

她刚才做了个很恐怖的梦,她梦见学校花坛的泥土里伸出一只手,那只手在她面前一点点干桔,最后化做了一根花茎。

接着在花茎的顶端开出了一朵模样很怪的花,那朵花就像一张鬼脸,不断对着她笑。

叶晓欣想别过头不看它,可是全身却好像中了魔法一样,一下都动弹不了,紧接着她就吓醒了过来。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叶晓欣靠着床沿,在心里不断问着自己,睡意已经荡然无存了。

明天就是暑假过后开学第一天的日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做这样一个奇怪的梦?

她记得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梦是一种第六感对于将来预知的显现,那么这个梦又预示了什么?

叶晓欣深深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一些,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的开机显示灯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光点在一亮一亮,闪烁不停。

有未接电话?叶晓欣想着翻开了手机,是两条短消息。

两条短消息都是吴枫晋发来的,叶晓欣打开第一条:出事了,周陆死了!

叶晓欣目光遽然一颤,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了上来,她颤抖着打开了第二条消息:周陆被人勒死在学校的花坛里!

叶晓欣凝视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整个人似乎都僵住了。

她再次想到了刚才的梦,花坛、流淌的泥土、干枯的手,还有那朵妖异的花,难道这就是梦的预兆?

叶晓欣立刻向吴枫晋的电话回拨过去,可是直到拨号等待的音乐声终止,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

叶晓欣忽然觉得身体内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台灯昏暗的光亮和这寂静无声的夜晚,都让这恐惧变得无限扩大!

她突然发疯似地将手机扔了出去,就像扔走一条即将噬中她的毒蛇,然后蜷缩起身子紧紧贴在床沿的木板上。

思绪仿佛也随着身体一同在颤抖,一幕幕已被尘土遮蔽多年的画面再次出现在眼前。在这样一个午夜,一切竞又变得如此清晰,如此恐怖!

——记忆之门慢慢开启了!

文熙高中二年级三班。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班主任进教室的时候带来一个转学的新生,是个男生。

男生个子挺高,却显得有些沉默,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 “大家好,我叫楚夏风。”

班主任说了些希望大家今后能多多照顾新同学之类的话后,便安排他在一张空位上坐了下来。

那张空位就在叶晓欣的旁边,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仅仅隔着一条走道的旁边。

楚夏风沿着走道走过来,忽然在叶晓欣的跟前停下了脚步,徐徐地望了她一眼。

此刻叶晓欣的目光也刚好抬起,楚夏风的眼神温柔得好像是一道阳光,正微笑着用一种仿佛呢喃般轻微的声音,缓缓地向叶晓欣说: “你好像有很重的心事?”

叶晓欣望着他的目光微微一颤,错愕地问:“你……你说什么?”

然而此刻,楚夏风已经转过了身,若无其事地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只是叶晓欣心中的幻觉。

叶晓欣情不自禁地凝视着身边这个初次见面的男生,那张修长的脸上皮肤显得有点苍白,挺拔的鼻梁和微微扬起的嘴角都让人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气味。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的瞳孔似乎有着一层叠影,令人丝毫看不清晰,有一种特殊的深邃和神秘感。

但所有的深邃和神秘,都无法掩盖楚夏风神色中那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温柔,如同他刚才望着她的眼神。

叶晓欣不由得低下了头,视线慢慢下滑。

然而当她看到楚夏风所坐的那张椅子时,心中却突然间剧烈地抽动了一下。

直到此刻她才想起,那张椅子原来是周陆坐过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