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目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目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14:53 阅读: 来源:护目镜厂家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

南丹广西南丹“7.17”特大透水事故背景调查(2001年)

2001年7月17日发生在广西南丹县大厂矿区龙泉矿冶总厂拉甲坡矿的特大透水事故历经三个月的调查后,确认了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查明了事故发生的原因,隐瞒事故的真相和有关人员的责任,提出了对责任者的处理建议和大厂矿区矿业秩序整治措施。

经调查,这是一起因南丹县大厂矿区非法开采,以采代探,乱采滥挖,矿业混乱,违章爆破引发特大透水的重大责任事故。事故造成81名矿工死亡,直接经济损失8千余万元。该事故反映出河池地区、南丹县主要领导及有关部门长期以来存在的忽视安全生产、无视矿工生命安全、滥用职权、行政和执法部门严重失职、渎职等一系列问题。

调查报告指出,南丹县大厂矿区是国家重点规划矿区,多年来,矿区管理混乱,资源浪费、环境污染严重,重大、特大安全事故频繁发生,而且瞒报事故问题非常严重。

事故责任单位龙泉矿冶总厂名为集体企业,实质上是个体民营企业。其法人代表黎东明利用龙山矿、拉甲坡硬矿,通过向县办的富源矿业探采有限公司(“皮包公司”)探矿工程,以采代探,进行非法开采,大肆牟取非法利益。

该地区一些地县领导贪污腐败,与矿主相互勾结,一些非法矿主以矿养“黑”,以“黑”护矿,非法开采,为获取暴利,不顾矿工生命安全。事故发生后,矿主和地方政府的一些官员串通一气,隐瞒事故真相,性质极其恶劣。

据了解,原南丹县委、县政府领导万瑞忠、唐毓盛、莫壮龙、罗绍章、韦学光等因隐瞒事故、滥用职权和涉嫌受贿已被逮捕。原河池地委书记莫振汉、行署专员晏支华隐瞒事故、涉嫌受贿等问题,以及副专员张国辉的涉嫌受贿问题,由纪检监察机关继续审查。山西

运城富源煤矿瓦斯透水事故背景调查(2002年)

5月4日,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发生了透水事故。“黑心”矿长不仅违法经营,而且在事故发生后竟隐瞒实情不报,致使井下作业的23名矿工仅2人逃生。

接着,比运城矿难隐瞒事件更黑的黑幕被揪了出来———在晋陕黄河大峡谷陕西一侧的韩城市,竟有一个地下的“事故善后处理中心”,人命关天的大事在这里以金钱交换的方式“软着陆”。这个地下据点可以阻止家属进入山西境内,以免暴露事故真相,最终使矿方达到化特大事故于无形的目的。

在这个“中心”,从今年初到现在,已安置了4批事故煤矿的遇难矿工家属。事故煤矿派专人负责打理遇难矿工家属的日常生活,然后由矿主与遇难者家属“谈判”,敲定每名遇难者赔偿金数额。有了这个“中心”,矿方在韩城就可以手眼通天,矿主就可以成功隐瞒事故,逃脱法律制裁,山西一些小煤窑非法开工之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蔓延,政府部门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免责”。

地下的善后,昭示着地上的耻辱。耻辱之一:上头三令五申要求关闭整顿小煤矿,但无法使下头不折不扣地执行。耻辱之二:基层政府和执法部门管理上严重渎职,只下达“责令立即停止施工”的所谓“安全监察意见书”、罚点钱就没有了下文。耻辱之三:地方党政官员撑起保护伞,结成共同体。山西查处的煤矿案件表明,一些基层领导部门、行业管理部门,与小煤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耻辱之四:权力寻租,腐败肆虐,在南丹案中就惊曝出矿主50万元买通县委书记的黑幕。耻辱之五:最有能力“善后”的地上组织,被“地下善后组织”所取代;后者能够提供“一条龙服务”,而它们越“完善”,地上的耻辱就越深重。

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城子河煤矿“6·20”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2002年)

在这次事故中,井下遇险总计139人,“6·20”爆炸事故原因已基本查明,检查组认定这是一起责任事故。

据悉,鸡西矿业集团城子河煤矿“6·20”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煤矿事故中死亡人数居第四位的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新闻发言人黄毅表示,“6·20”爆炸事故原因已基本查明,由于西二采区瓦斯局部超限与空气中的氧气结合达到一定程度,又遇明火最终引起瓦斯爆炸。“6·20”爆炸事故调查领导小组有关人员表示,此次事故与鸡西矿业集团城子河矿违规操作有关,瓦斯超标、通风不畅是引发事故的直接原因。对事故责任人将进行严肃处理,该追究刑事责任追究刑事责任,该追究行政责任追究行政责任。

吉林省白山市富强煤矿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背景调查(2002年)

富强煤矿是个体、无证、停产整顿的矿井。按规定应将整改方案及安全措施上报县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后方可进行整改,但该矿在未报批的情况下,明停暗开。今年以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部门及市县两级煤炭管理部门曾三次对该井进行专项检查,并下达停止井下作业通知单,特别是7月3日上午,检查人员还对该矿进行了检查,赶出了私自下井的作业人员,并下达了禁令、进行了处罚。但该矿矿主置禁令于不顾,在7月4日深夜又组织违法生产,导致这一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的发生。经初步核实,富强煤矿主井口已被炸毁,39名井下人员全部被困,生还机会渺茫。

山西吕梁爆炸事故背景调查 (2003年)

山西“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截止到26日9时,山西省吕梁地区孝义市驿马乡孟南庄煤矿已经发现62人遇难,10人下落不明。孟南庄煤矿原来是一个乡镇集体煤矿,去年改造成为一个个人控股的股份化煤矿,年产量约15万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煤矿的经营执照和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从严格意义上说是缺乏齐全证照的非法经营。2月20日左右,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在联合检查时发现,孟南庄煤矿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而且未经批准私自改造煤矿的二号坑,于是对孟南庄煤矿下达了停止生产的通知书。3月10日,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再次到孟南庄煤矿检查,发现有出煤迹象,再次下达停止生产通知,并且在绞车操作台贴上封条。但是,3 月11日,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到这个矿进行复查时竟然发现,前一天刚刚贴上的封条已被撕掉,检查人员第三次下达了停产通知书,还给绞车缆上了锁链。3月18日,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又专门就孟南庄煤矿问题开会,并在当日向这个矿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列举了孟南庄煤矿的种种违法违规事实:生产许可证过期、未经批准擅自延深开采9号煤层、风井副井违反规定出煤、二号坑安全设施设计未经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审查同意擅自施工等,并责令停止生产,责令二号坑停止施工。

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矿长孟国平竟然疯狂地叫人砸开锁链,继续进行生产,终于导致悲剧的发生。

是什么让孟国平这么胆大妄为呢?因为,他背后的有棵“大树”——65岁的矿主孟兆康。孟兆康曾任孝义市煤管局局长、吕梁地区能源公司经理。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有关人士认为,曾任主管部门领导现在又直接经营煤矿的孟兆康有着许多特殊的“背景”。

安徽淮北5·13矿难事故背景调查(2003年)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21日说,造成86人死亡的安徽淮北芦岭煤矿“5·13”矿难,初步分析事故原因为通风管理不善。

王显政在21日召开的全国安全生产电话会上指出,这是一起由于瓦斯治理措施不落实、现场管理不严、违规操作而导致的重大责任事故。经国务院“5·13”事故调查组现场勘查初步分析认定,事故原因为通风管理不善,工人维修电器开关时带电作业产生火花引起瓦斯爆炸。

王显政说,事故充分暴露出芦岭矿在瓦斯管理上的漏洞。这个煤矿作为高突矿井,没有认真吸取去年发生的特大瓦斯突出事故的教训,特别是在采区接替紧张的情况下,未按采掘部署的有关要求施工,沿空送巷时没有采取严密的防止瓦斯涌出的措施,致使采空区来压后瓦斯突然涌出,加之现场违规操作,带电作业,酿成这起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他表示,调查组将深入调查分析这起事故在技术和管理方面的原因,依据《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追究有关部门责任者的责任,并有针对性地提出防范措施,防止同类事故的再次发生。

5月13日下午4时,安徽省淮北矿业(集团)公司芦岭煤矿二水平四采区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爆 炸范围涉及一个采煤工作面和两个掘进工作面。当班井下作业114人,除28人生还外,其余86人遇难。

血的悲剧还要重演吗?让这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片”到此为止吧!